三千桃花东风醉

丢一发毒唐小肉文

作死的小黄叽:

清理文件夹的时候发现惹这篇文,顺手丢上来……挺久之前的惹

大概设定是炮哥中了春药神志不清被毒哥带回家啪啪啪0v0

欢脱小白向,愉快食用0v0

 

 


毒情在完成任务准备回教的时候,路过一片水潭。水潭周围野草长得茂盛,都快赶上人腰间。野草地自然多虫,不过自小生活在毒物堆里的毒情倒也不在意,径直从草堆里穿过。

本以为快到家可以洗洗睡了,可……这是啥?

耳边似乎响起了什么声音:恭喜这位少侠,捡到了一只野生的唐门。

毒情小心翼翼的蹲下|身,伸手戳一戳半拉身子浸在水里的人,对方深蓝的衣服脏乱不堪,身上布满了血口子,伤处微微泛黑,是中毒了。

作为一个感动五毒十佳好青年,毒情怀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思想,坚决贯彻以人为本的执政为民要求【并不】,决定把这这个唐门带回去。——当然他本来的想法是自家阿姐一直在念叨着他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找个爱人从此我练蛊来你试毒夫夫【雾】双双把家还【打住】。

毒情很满意的看看怀中昏迷不醒的唐门,觉得除了第一点无法满足自家阿姐的想法之外其他一切都很美好。

但是这位毒哥,你确定咩?

当毒情把唐门放到呱太的身上时,才堪堪反应过来这个唐门的身子好像过热了,不过他仅当成是高烧导致的发热,也没多想便带着呱太回教了。

处理完一系列的琐事,毒情伸个懒腰往自家走,想了想前不久刚下过雨,于是折回去采了点竹笋,想着唐门应该都爱吃吧【并不。

又顺手打了桶水准备去给家里的唐门清理的毒情刚走进自家院子,便敏锐的感觉屋子里好像有什么动静,于是他放下背着的框子,小心的推开了门。

摆在床头的小竹筐被打翻在地,里面的材料撒了一地,让毒情心疼的不得了,但他却没有时间去管自己的满地材料,转身去看躺在床上不住颤抖的唐门。

水蓝色的蝴蝶绕着唐门纷飞,却似乎没有减轻他一点点痛苦。唐门蜷缩着身子不住发颤,但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指尖紧紧扣在床缝里,泛出的深红血色晕染在黑色的手套上。

毒情坐在床边掐住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才发现这个唐门露在面具外的那只眼睛似乎看不见,眼神没有焦距,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鲜血顺着唇边不住下滑。

毒情从领口把这个唐门的衣服一点点扒开,看到那些中毒的血口子已经在冰蚕的治疗下黑色渐渐退去,身上的伤口看着是多,但都不算致命,一时竟不知道唐门是因为什么而这么痛苦,直到唐门下意识的不住往自己身上贴,才意识到他忍的不是疼痛,而是另一种难耐的感觉。

原来发现他时他浸在水潭里是为了驱除药性么……

毒情很为难的看着往自己身上凑的唐门,自己作为一个正直的好青年,是不能把这个看上去容貌俊美的唐门交给五毒教里那群如狼似虎的开放的妹子的,可现在去秦楼楚馆也不现实这可怎么办是好。

毒情正在左右为难,这时唐门好死不死蹭到了自己下体,高热的脸颊加上不自觉的吐气……

毒情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直←这是第一个想法。

不知道阿姐会不会接受一个性别为男的弟媳?←这是第二个想法。

不吃白不吃,不,这只是正直的解药性←这是第三个想法。

毒情起身拿了块帕子在水桶里浸湿,转身想回到床边时看见了唐门略带茫然的眼神,脸上因为情欲染上潮红,唇边带些血迹,微张开口细微的不断的喘息……

毒情感觉自己有点不太好了。

快步走到床边将唐门正面压制在床上,骤然展开身子的不适让唐门不住的挣扎,毒情轻轻吻着唐门的前额,脸颊,帕子轻柔的从唐门唇角划过,擦去血迹,一路顺着颈项锁骨滑下,唇舌便顺着擦过的痕迹一路舔下。

舌下的皮肤紧致细腻,竟让人不舍得松口了,毒情不自觉的含住一边的乳|头,极尽缠绵的吮吸啃咬,小小的乳珠由淡褐色渐变成诱人的艳红,在苍白的皮肤上十分惹眼。

在唐门身上擦拭的帕子开始蠢蠢欲动,慢慢伸向紧致的下腹,最后覆盖在了已经挺翘起来的肉柱之上。

唐门终于被逼出了一丝难耐的呻吟,他挣脱了毒情的压制,将手伸向自己坚挺的地方,却在还没碰到就又被毒情压制住。

“松、松开……”略带丝哭腔的沙哑嗓音刺激了毒情的动作,他毫不犹豫的用帕子在唐门火热的欲望上擦过。

略凉的帕子表面粗糙,在火烫的欲望上划过的摩擦感让唐门的身子瞬间绷紧,爆炸般的快|感猛烈袭来,大脑一片空白。

“好受点了?”毒情开口,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恍惚的唐门,身子渐渐的热了起来。

伸手用指尖划过会阴停在那个隐秘的地方,触手的感觉却是火热而湿漉漉的,他一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大脑敲响了警钟,下意识的一偏头,“当”一声,一枚毒镖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居然还有暗器……”毒情后怕的把唐门已经凌乱不堪的衣服扒光,扔到地上的时候似乎听见了叮叮当当的金属掉落的声音。

摸上面具的时候毒情迟疑了一下,听说唐门的脸只有将死之人和爱人能看到诶……

他踌躇了一下,最后怀着这货反正是老子媳妇了的想法,还是轻轻的揭了开去。

呈现在眼前的脸英挺俊美,此时此刻浸上了欲望的嫣红显得十分勾人,毒情慢慢摩挲过唐门的脸,手指在对方的眼角边停住。

唐门的眼睛很好看,那是一双杀手的眼睛,古井般的深沉,没有一丝波动,沁凉无比,点点光亮像揉碎了的星辰。但这双眼睛却无法对焦,无法直视面前的人。

明显的是被人毒瞎的。毒情心里有点堵,不知道能不能治好……突然很想知道,当这个唐门的视线凝聚在自己身上时是怎么样的神情。

看着身下的唐门因为药性又开始难耐的扭动,毒情深吸口气,确定对方没有可以威胁自己的东西了,再次将手伸向刚刚触碰过得地方。

高温的后|穴里面一片湿滑,手指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立刻就被绞紧。按住有些僵硬的唐门,毒情试着抽|插手指,感受到层层肉壁不舍的吸吮。

他在肉壁的恋恋不舍下抽出沾着黏腻细滑的浊液的手指,并起三指小心的进入。肉壁即使被下了药依旧很紧,毒情轻轻吻着唐门的唇瓣,堵住他难耐的喘息,另一手松开对他的桎梏,轻轻撸动唐门再次坚挺的欲望。

三根手指在后|穴中不断的搅弄着,微浊的液体顺着手指滑下,水声咕啾不断,在安静的房间响起。

毒情抽出已经湿到不行的手指,有些难耐的扯开自己的衣服,两人赤裸的贴在一起,触电般的感觉让两人不禁倒抽口气。

不再隐忍自己,毒情将自己火热的欲望抵在唐门不断收缩的穴|口,一插到底。

“呜!”唐门猛地弓起身子。三根手指的粗度依旧比不过肉|棒的粗大,火热的欲望顶进去的一瞬间的胀痛感让唐门呻吟出声,连神智都被唤回了些。

“你、啊…你…放开!”

“你真的舍得让我走吗?”毒情低哑着声音问了一句。这个唐门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火烫的后|穴紧紧咬着毒情的肉|棒,紧箍的感觉让毒情忍不住狠狠抽|送起来。

“呜……”唐门被顶弄得有些吃不消,汗湿的脸上一片潮红,只能扭头努力将自己的脸埋在床上不去看不去想。

身子酥麻得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抓在毒情的小臂上的手指尖因用力而微微泛白,指甲间的伤痕又开始渗出血珠。

毒情叹了口气,将唐门的双手围在自己的脖子上,示意他抱住。

“你叫什么?”毒情凑在唐门的耳边问,下|身又狠狠的一顶。

“……闭、嘴………”唐门咬牙忍住身子的一阵阵酥麻。

“不想说啊……”毒情突然停了动作,静静的埋在唐门的身体里。

食髓知味的身体不自觉的扭动,希望得到刚刚的快|感。唐门羞耻的尝试控制自己不听话的身体。

浅浅的在穴|口顶弄,就是不往深处去,唐门不自觉的收缩着小|穴,一阵阵空虚袭来,他的眼圈都有点微微泛红。

“别哭……”毒情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不过还是任自己的怜惜泛滥,二话不说抬起唐门修长的双腿架到肩膀上,将他的身子折过去,狠狠的抽|插起来。

穴|口被磨蹭的发红 ,一股股汁液顺着尾骨流下,毒情一手抚摸着唐门的脸颊下颌,一手拉过唐门的手摸向两人结合的地方。

唐门面色通红狠狠抽回自己的手,毒情这时的一记顶弄不知戳在了哪里,无边的酥麻感让唐门全身绵软无力,只能任由毒情握住自己的腰大力顶送。

“慢……啊!…慢一点呜……”唐门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了,下|身除了快|感几乎没有别的感觉。

毒情对准刚刚发现的地方不住的顶弄,感受着唐门下意识的收缩后|穴,紧致湿滑火热的感觉让他再也忍不住,几个猛烈地抽|插,将自己的欲望狠狠的按在对方的敏感点射了出来。

唐门只感觉体|内最要命的一点被一股热流猛然一冲,身子猛然后折前端连碰都没碰就跟着发泄了出来。

 

毒情打了水烧开,帮唐门清洗了身子,把床上的被子统统换掉,才小心的把浴桶中的唐门抱上床。

“你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你的眼……我等会叫我阿姐过来帮你看看,她对毒术比我了解的深,我一定会治好你。”毒情帮唐门盖好被子,挥手招来灵蛇,“你现在看不见,有什么事就让阿欢去找我。”

毒情伸手抚过唐门的眼睛,转身准备离开时,想了想又转了回来:“我叫毒情。”

他看着床上不动如山的唐门,叹口气准备离开。

“唐无寒。”

END

 

 

 

 

   
© 三千桃花东风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8)
  1. 三千桃花东风醉作死的小黄叽 转载了此文字
  2. Rensyou作死的小黄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