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桃花东风醉

Px【我知道】4【瓶邪ABO】A张xA吴(?

修羅場.Dk7:

张起灵坐在客厅,一个用旧的ZIPPO在他指尖转来转去。是刚刚在茶几上放着的。旁边还有半盒红万。

他拿不准该不该抽一根。他平时是不抽烟的。

但现在的状态实在太混乱了。就好像这房间中混乱的信息素一样,劈头盖脸压倒性的涌过来,又快又猛,弄的人直喘不过气。似乎不干些什么根本无法平复情绪。

他用指肚摩擦火石,又甩了一下机盖,把稳定发青的火焰压灭。

干什么都没用。

他自己也清楚的很。

张起灵深呼吸了一下,杂乱无章的Alpha激素味和Omega甜腻感就席卷全身。下体又膨胀几分。

他也只是无奈。明明已经呆坐了半天,却还没从刚刚那一幕回过神来。


如果没有解释,眼前不是入室抢劫案发地,就是强奸犯罪作案现场。

地上胡乱丢着鞋和裤子,西服以一种极别扭的姿态被甩挂在床头灯上,窗帘被粗暴的扯掉了几个挂扣。

床上米白色的绒被揉成一团,被挤在床的一角。那里是Omega气味巨大漩涡的中心。屋里充斥着浓烈的信息素,原先那点Alpha的痕迹被挤的荡然无存。像蜜,像糖,像多汁的水果,光是闻闻就甜腻的让人牙疼。更要命的是,那味道似曾相识。张起灵刚推开门时,只觉得差点直接射出来。

但当时根本顾不上这个。

床角,吴邪用手臂撑起上身,扭头看他,眼睛通红。


两个人沉默的对峙着。

张起灵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这架势,屋里并没第三个人。看来吴邪无疑就是发出Omega信息素的本体。

吴邪是个Omega?

张起灵对这一推测无动于衷,但却结结实实被自己内心的狂喜吓了一跳。那种类于饿兽舔着爪子呜咽嚎叫的欲望极具画面感,扑向猎物吃干抹净几乎出于本能。

但一个正被发情期折磨的死去活来的Omega,会用一种近乎杀戮般凶残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Alpha么。

吴邪身上的衬衫扯掉了几粒扣子,透过领口,从脖子到前胸的几道血痕看的一清二楚。他半蜷缩在床角,下半身埋在被单里,像一只巨大的猫科动物,弓着背微微战栗,在通过肢体动作威胁入侵者退离自己的领地。

张起灵略微忖度,屏住呼吸,向屋里走了一步。

吴邪空张了张嘴,没说话。他嘴角沾着干涸的血痂,眼睛充血,死死的盯着张起灵的每一个动作,像一种无声的威胁。

张起灵尽量摒着气用口腔呼吸,以降低信息素对鼻粘膜的刺激。但那些玩意顺着喉咙食管一路向下,火一样的焚遍全身。

天知道从门到床这区区几步走的多艰难。


张起灵因为强压欲望,声音有点发哑,

“吴邪。”

他竭力保持语调平稳,但这两个字似乎有某种奇效。现在真的不需要提醒下体,自己做梦都想操的人正半裸着横在面前的这个事实。

而对方只是继续瞪着自己,喉咙深处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他咬着嘴唇,拽着床单的指节发白。

“你是……Omega。”

“不。”

前一句不是问句,但后一句是低沉嘶吼的否认。声音不大,却是从身体深处吼出来的,极具攻击性,听的张起灵都身体微震。

张起灵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吴邪的视线牢牢锁在那里,自己也随着做了个吞咽动作。他身体紧绷着,一脸杀意,看样子,即便是下一刻反手摸出把匕首都不足为奇。

的确不像Omega。

张起灵刚这么分神,就只觉得对方扑过来了。


这一下扑是带着狠劲儿的。张起灵为了接他连退了两步,才用手臂撑住怀里人。

脸对脸也就一拳多距离。吴邪眼角的泪盐,嘴边的涎渍,满眼的红血丝,混在滚烫的呼吸里,吹在自己的脸颊、颈窝,忍不住的一阵战栗。

“你湿了。”

张起灵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对方下面的潮热。他瞥了一眼吴邪直挺挺的阴茎,这个的确不应该是Omega应该有的尺寸。但后穴处湿漉漉的、顺着大腿根黏到自己裤子上的分泌液又怎么解释?

这简直就是犯罪。

“你他妈……”

吴邪的声音也哑哑的。

他眼睛里烧着不明原因的火,单看表情,那是愤怒无疑。当然,如果他没有双腿分跨,用下体隔着裤子摩擦张起灵大腿的话。

前列腺液也好,后穴分泌液也好,黏黏糊糊温温热热的粘在张起灵不菲的长裤上,随着吴邪身体的上下磨蹭,一点点浸透打湿了布料。高档面料的摩擦带来的快感激的他忍不住的从嗓子眼里冒几个单音。

吴邪在摩擦自慰,在张起灵的大腿上。


“帮……不帮我。”

“现在就帮你。”张起灵顿了顿,“操到你下不来床。”


如果这样还不操,那就不是男人了。他这么想。

   
© 三千桃花东风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
  1. 三千桃花东风醉修羅場.Dk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