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桃花东风醉

Px【我知道】5【瓶邪ABO】

修羅場.Dk7:

指尖是焦油堕落的味道,口腔里全是关于他的欲望。

微烫的ZIPPO在指尖打转,体温点燃柴油。

星火燎原。


张起灵弹了一下指尖的烟,尘埃散落不知所踪。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向后仰头,后颈贴靠在沙发背上。信息素环绕纠缠在一起,黏腻的贴着每一寸裸露在外的肌理。

吴邪跨张着双腿,骑坐在自己的腿上。隔着裤子,焚烧所剩无几的理智。

摩擦、挑逗、躁动的扭着腰肢。嘴里含糊不清、不情不愿的发出大型猫科动物般的呜咽。

张起灵摇了摇头。

伸手去探对方的后腰。


一场空。

除了裤子上那片已经发干变硬的液渍,和沾黏在指尖挥之不去的体味。

滴水的声音。


他闭上眼睛,眼前全他妈是那个嗜血的混蛋。


吴邪眼角红红的,和咬破的唇角相得益彰。他无法自控的用完全勃起的阴 茎磨蹭着张起灵的裤裆。用一定的力道。

从裆头到大腿,从大腿到裆口。每次磨蹭后,都伴着一阵肉感的抖晃。

耻毛上黏着蜜色的汁液。那些东西,正缓慢、胶着的从后穴渗出来。把所有的理性,都像制琥珀那样,包在里面。

理性就他妈是只小虫。帮你包包好,留个全尸。


他一手撑在张起灵肩上,手上十分用劲,张起灵都觉得有些酸痛。

为了维持距离。

他后腰拱起,像弓,又像时刻准备发起攻击的蛇。这样的姿势,使两人脸离得极近。他的气息,就那样携卷着炙热的体内温度,喷在张起灵的裸露的皮肤上。


“帮……不帮我。”

吴邪哑着嗓子,口腔里是烟草和酒水混合的异味。张起灵根本不敢猜,他是因为自 慰呻吟才哑的。因为这样的想法,会产生不可逆转的连锁反应。

“现在就帮你。”

如果这样还不操,那就不是男人了。

“操到你下不来床。”张起灵这么想着,顿了顿,一手用修长的指尖捏着领带结向下扯了几寸。

指尖在抖。就像下面硕大的阴 茎那样,抖。

另一边,从下起手,环到吴邪腰间发力,想把两人躯体间的间距清零。


张起灵始终没看吴邪的眼睛,因为他知道里面是什么。那种空前的盛怒,让对方一直温和的瞳仁亮的发光。像夜习的野兽。

有漂亮皮毛的野豹。

张起灵这么想着,结结实实的挨了一爪子。

或者说是一拳头。如果对方真是人的话。

“操。”

“豹子。”这一声吼听完,张起灵兀自觉得,应该是豹子无误。

下手非常重。如果不是自己身体素质真的过硬,这一拳结结实实吃下去,怕是会肋骨骨裂。

他轻轻咳了一声。是有点吃痛。但想起原因,他几乎要笑出声。


这一切发生在他有意无意,用指尖滑过对方后门,沾满分泌液的时候。


张起灵下意识的把沾满体液的指尖伸进嘴里舔舐。他眯着眼睛,看身上人喘着粗气,挣扎扭曲。

又用舌头舔了舔手指,发出轻轻的吮吸声。

这次是故意的。

“我他妈……不是让你……这么帮……”

吴邪玩了命的别开脑袋,残存抓痕的脖颈上经脉绷的清晰可见,但视线还是死死的黏在张起灵水红色的舌尖。

看着他舔自己的分泌物。


吴邪已经快被自己逼哭出来了,身体和意志分裂的形同陌路。可以的话他疯了似地希望现在从躯体里跳出去,看着自己的肉体像个荡货一样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下扭曲至极乐。

太他妈变态了。

他做不到。又太他妈悲伤了。

他需要凶器,匕首之类,好一把捅死自己,来个痛快。

然后站在身体外面,看张起灵奸 尸?

操。


张起灵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两个人距离很近,吴邪能嗅到,他的呼吸里,都是自己的骚味。

然后,他被重重的扔到了床上。


高档的床垫发出咯吱一声响,带着自己最后一分思考力,卷土重来。

吴邪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一瞬间内心的狂喜悸动。

理论上,他知道自己应该马上蜷缩回刚刚那个角落,离这个危险源越远越他妈好。明明刚才还好,操,也许就是因为离这个混蛋太他妈近了,现在整个人除了缩紧身体,什么都做不了。没他妈两腿大开、摸着下面说“大爷我要”已经很不错了。


吴邪觉得眼角湿湿的,声音变得中气不足,但还是使了劲从胸腔里发音,

“不是……这么帮。”

对方只是摇摇头,闭着眼睛,睫毛下是一层阴影。

“我知道。”

张起灵拉松领带,手指摸过衬衣几颗纽扣,就那么解开。

“老子……他妈不是Omega。”

吴邪绝望的发现,自己吼这句话时,眼睛紧紧地盯着对方的喉结。

张起灵动作不快不慢,甚至有点从容,翻手抬肩,把西服脱下来,

“我知道。”

扔盖在吴邪身上。


“喂。”

电话那头,是BAR特有的声浪。

张起灵用手指戳着太阳穴,他知道这个时候,这家伙绝对在泡吧。对方扯着嗓子“喂喂”,简直要把鼓膜刺穿。

“帮我买点药。”

对方吼着又问了两次,张起灵耐着性子重复着。

“Omega用的。对。”

只有在CLUB才能买到的药。

他感觉到电话对面的人愣了一下。然后那段突兀的空白声音被音浪尖叫填满。


张起灵隔着自己的西服,拦腰抱起了一脸诧异的吴邪。再次感受到怀中对方体温时,他恍惚觉得,结都膨大了。

吴邪只是匪夷所思的盯着他,怀着固有的敌意,眼睛瞪的血红。


“你……他妈干嘛。”

张起灵把人放在坐便器上,留心把西服下摆垫在对方光溜溜的身下,省得冰冷的陶瓷让他难受。一面自顾自的开始给浴缸放水。

他撸起袖管,露出结实的小臂,对方又问了一遍,这次声音更大,

“你他妈……”

张起灵扭头,看了对方一眼,后半句就这样生硬硬被憋回去了。

他环视一下,洗手间不大,没有窗户。空间越狭窄,信息素的浓度越高。考虑到用通风扇换气会把信息素交换出去的危险性,张起灵决定死撑。

尽管下面涨的快他妈爆炸了。


他尝试着屏住呼吸,冰冷的手指捞在温热的浴水里,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重新开始循环供应。

他知道吴邪在看着他。视线灼热,烧的人难受。但至少不是杀意。

敌意,或许。

张起灵在那一瞬间突然觉得,他们两个人,迟早得被对方害死。

想着就笑出来。


他连同着西服一起,把吴邪浸泡在温热的浴缸里。

当张起灵在对方脖子后面垫上毛巾时,指尖摩擦后颈的触感都让吴邪忍不住颤抖。

“信息素会溶解在水里,温水调节体液循环速度,你会好过一点。”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吴邪瞥了眼对方,但在浴室白炽灯下,只有阴影。

“我知道。”张起灵手在他脖颈边滑了一下,离开了浴室。

他的西服在浴缸里包裹着吴邪,黑漆漆的,带着昂贵毛料的沉重质感,在水里缓慢的下沉。

“操。知道个屁。”


还没有来。

瞎子在MUSE2,离的并不远。地址应该没有说错。

张起灵犹豫了一下,但他从某种程度上信任这个人,或者说目前还没有别的人可以信任。心理上,他不希望吴邪的地址暴露给任何一个Alpha,包括瞎子。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

他需要给吴邪服用特殊药物。

这种管制品,除了在奢靡的CLUB有人敢交易,现在根本没有入手的渠道。

因为违反人性。


张起灵用指尖撑着头。指尖冰冷冷的。

很正常,如果你身上所有的血都涌到鸡巴上了,你的肢体末端也会缺少血液供给。

但是,有些什么东西不太对。

是什么,他说不清。感觉让人不舒服。


安静,有点安静的过分了。

屋子里的一切,静默的仿佛空间滞涩。像被包裹在巨大的琥珀中,沉寂被无限制扩大。缺少了什么,但是是什么。


他猛地坐起来。指尖燃了一半的红万,连同滤嘴上的Alpha激素,被一同粗暴的捻碎在桌上。


当张起灵推开门的时候发现,

浴室里,除了淌了一地满溢的水渍外,什么都没有了。

   
© 三千桃花东风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9)
  1. 夜六爷修羅場.Dk7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千桃花东风醉修羅場.Dk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