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桃花东风醉

【剑网三MMD】莫雨和毛毛的La La Latch,摸个鱼,简单测试下渲染。



      地址戳我!

查看全文

炒鸡色气的曲子,有扭腰扭胯(¯﹃¯),看主动的毛毛怎么勾引雨哥(然而雨哥在镜头前并未出镜,恩),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922509/



查看全文

【剑网三MMD】莫雨和毛毛的ZOMBIE MAKER【军服莫毛】,情人节少谷主和少盟主来虐狗~很喜欢的一首,恩,才不是因为有摸胸呢【够】。下午输出的终于赶上。另外祝小伙伴们情人节快乐~(最后张动图大流量党慎点)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38684/









查看全文

【剑网三MMD】莫雨和毛毛穿越时空的月光传说【女仆毛慎点】,女仆毛慎点!!!大概是个微剧情(雾... ...)+舞蹈的MMD,内含现代装的莫毛,恩,还有刚开始玩后期各种渣请见谅_(:з」∠)_       地址戳我




查看全文

剑网三MMD】莫雨和毛毛的Mad Head Love【熊猫莫毛】 摸了个鱼、、、雨哥和毛毛的熊猫装~看少谷主和少盟主情侣装卖萌(chun)秀恩爱!(另,模型存在BUG未修正)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91406/


查看全文

换装系列放几张最近做的,熊猫雨和黑熊雨就不先放了=L=(雨哥也不能一直黑啊)








借用:

模型:comicfuji,hezo,papico90 ,stngP。场景:糖斯,somni.MME: 針金P様 データP様 ビームマンP様 そぼろ様 おたもん様

查看全文

毛毛:莫雨哥哥,(。・∀・)看,小黄鸡!

(再放张毛毛单人的~)

查看全文

军服雨也改好了,所以这次做了双人的w。另外在准备莫毛其他现代衣装,应该也很快了~最后,祝新年快乐!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15851/】

查看全文

本来放假想做视频的,不过下午就开学了也没时间了,所以就先做了个动图~恩,雨哥是在求婚w

查看全文

好喜欢龙小宝大大的毛毛兔~\(≧▽≦)/~,就做了个大版毛毛兔的动图~~~

查看全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50014/【剑网三/MMD】莫雨和毛毛的lupin UP主:我。雨哥和毛毛的lupin,两个版本场景略有不同,一版有笼子一版没有,可在视频上方选择P1或P2~ 

查看全文

我掛了:

寂寞地給自己畫生賀_(:з」∠)_.....

希望明年的作業能變得更少更少![做夢


=================

loft快要變成第二個黑歷史存放點了^qqq^

非常感謝寫評論的大家^q^...太開心了反而不知道要回復什麼....[其實已經是跑床上滾三圈的狀態了[[[

希望以後能進步得更快_(:з」∠)_...!


查看全文

#莫毛# 人生第一次 (四) 现代

南瓜豆豆(*'-'*)ノ:

【*第八字母即将登场(๑¯ω¯๑)*】

热。

 浑身都热得滚烫,心里像是有一团火正在燃烧。眼前的人影慢慢变地模糊,神智也开始有些不清了。

 身上传来的阵阵燥热感让穆玄英忍不住在椅子上小幅度地扭动起来,好想挣脱束缚,也好想能够被谁抚摸。

 雨哥。

 这种感觉对于穆玄英而言其实并不太陌生,因为曾经他也有过相类似的感受。

 每次和雨哥在一起的时候,心跳都会慢慢地加速,然后越来越快。而当雨哥搂着亦或是抱着他来亲他时,他就会感受到这样一种淡淡的燥热感。欣喜、茫然、期待,种种感情交织在了一起,侵占了他的全身。只是这一次,这种感觉变得更为强烈了些。

 呼吸越来越急促,轻微的喘息声偶尔也会从咬紧的唇缝中倾泄出来。留有的最后一丝意识正在告诉穆玄英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对,一定是沈眠风给他吃的东西有问题,可他现在却也没有任何办法来解决。

 雨哥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可此时却也顾不得他,莫雨正和沈眠风纠缠在一起。

 此时的莫雨心中所存的怒火都无法宣泄,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意,他睁着眼睛怒视着沈眠风,却又不断的用余光瞟着穆玄英。而沈眠风却依旧保持着那副吊不啷当的模样,但动作却又处处体现着他的小心谨慎。

 沉寂了片刻,只见沈眠风一拳轰出,那拳风呼啸着朝着莫雨而来。莫雨向右一个侧身,拳头从他的脸颊边擦过。

 沈眠风原是想趁莫雨分神看穆玄英的机会来打他个措手不及,可不想莫雨竟然从他手中躲开了。
 
 这沈眠风又岂是那肯善罢甘休的主儿,见状,又是左勾一拳,又是右勾一拳,使出了浑身解数,是卯足了劲想要打倒莫雨。

 但莫雨也不是吃素的。

 莫雨见招拆招,身身逼退了沈眠风。终于在一个横扫腿之后把沈眠风横扫在了地上。

 莫雨顺势把沈眠风压制住,捡了地上的绳子,就把沈眠风给绑了起来。莫雨的手劲颇重,疼的沈眠风“嘶…嘶”的直叫唤。

 当然,房间里可还不止这一种声音。比这更响的是穆玄英的踹息声。

 穆玄英的呼吸声渐渐加重。听的莫雨他额头上的青筋愈发的暴起。

 莫雨的脸色变得更冷了,他扯过沈眠风,呵斥道:“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

 “呵,你家宝贝那么可爱,你—觉—得—呐。”嘴角咧出了那不怀好意的角度,沈眠风仍在笑着,好像那个被莫雨打翻压倒在地的人根本不是他似的。

 “……你!”看着毛毛的样子,莫雨确定了事实正如他想的一样。

 “解药呢!”莫雨一边说一边翻起了沈眠风的口袋。

 “莫雨你什么时候那么正人君子了,哦,是不是怕事后这宝贝跟你翻脸啊…哈哈哈,想要解药,你求我啊……”

 莫雨搜遍了他的全身也没发现这传说中的解药,而沈眠风的话又恰好戳中了他心中的那点忧虑。于是潜藏在身上的暴虐因子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像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手,也不管这样打下去会不会出事,此时的莫雨被愤怒蒙蔽住了双眼,他只会握紧双手,一拳又一拳地打在沈眠风的身上。

 直到毛毛喊出了那句“小雨哥哥”。

 听到叫喊的莫雨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眼前的沈眠风被揍的浑身蜷缩在了一起,他紧闭着双眼像是疼的十分厉害,可是嘴角那个令人不爽的微笑还在。莫雨皱了皱眉,站起来对着他又是踢了一脚,然后便不再管他,跑到了穆玄英的身边。

 穆玄英的肤色偏白,所以此时脸颊上的两团红晕就显得更为的明显了。那双睁着的桃花眼看上去像是泛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嘴里断断续续地传出“小…小雨…嗯…哥…哥…”的叫喊。神智已经完全不清了,他不停地在椅子上扭动着,让人分不清他是想要摆脱这令人厌烦的束缚,还是想要依靠蹭着绳子来磨掉一些身上异样的感觉。

 莫雨连忙帮他把绳子解开,失去支撑的穆玄英浑身软绵绵的,他靠在莫雨的身上,双手环绕在莫雨的脖子上,还不断地往他身上乱蹭。

 莫雨的体温有些低,冰冷的触感却恰好让穆玄英感受到了一丝清爽。

 “阿——”穆玄英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叹息声。却没有想到这种叹息声在莫雨的眼中根本就是一种赤裸裸的诱惑,那漂亮的黑眸,更是暗了一暗。

 “雨…雨哥…我…嗯…我…好难受…啊…”穆玄英像是不再满足这一丝的冰凉,围绕在脖子上的双手开始渐渐地向下移动,来到了莫雨的衣领处。他急躁的也不顾这件衣服的构造到底如何,拉拉扯扯的,竟是想凭借蛮力把莫雨的上衣给扒了。

 莫雨愣了几秒后,又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他正了正身,把黏在他身上的穆玄英扒拉下来。然后弯下腰,将那具仍在不停颤抖的身体横抱起来,快步走出了这间令人厌恶的屋子。

 莫雨看着臂弯里的人,心里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

 按他们现在的发展,某件事肯定是会有所触及的。但他迟迟没有下手,正是因为他知道毛毛对这件事心中还存有一丝畏惧,每个人对着未知的事总会有些害怕,他能理解。如果他想做了,他知道毛毛一定是会答应的。可他不想去逼迫他,这种事等水到渠成了便自然是会发生的。

 可又有谁能料到这半路竟杀出了个沈眠风。

 看着这被喂了药的毛毛,透着水汽的双眼迷离,脸颊嫣红,嘴里还一直在嘟囔着什么,莫雨觉得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意志力正在被一种唤为“穆玄英”的病毒破坏的安全系统层层崩溃,已在面临完全沦陷的局势。

 好吧,其实说白了就是莫雨他对着毛毛有些把持不住了。

 穆玄英在莫雨的臂弯里也不大老实,总是扭动个不停。他用手微微扯开了些莫雨的衣服,莫雨那精壮的胸膛便裸露了出来。他把脸贴了上去,感受着皮肤传来的阵阵凉意。也许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在那“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莫雨看着他,觉得有点好笑,平日里总是一副严肃正经模样的毛毛真是难得才会有那么有趣的表现。

 不过,很快,莫雨便有些笑不出来了。

 从他的角度向怀中看去,他能够清楚的看到毛毛把脸转了过来正面对着他。像在逗弄似的,用小小的舌尖轻轻的触碰着莫雨的胸膛,碰了两下觉得很好玩,“咯吱咯吱”的笑了两声,又开始用舌头在那块裸露的皮肤上不断的舔压。

 软软的舌头舔着画圈,所及之处便留下一片黏意。这让莫雨原本就燃着的心火烧的更旺了,他看着毛毛,眼眸暗的更深了。

 莫雨站着思索了一会,像是做出了决定。又大步的向车子走去。把怀中的毛毛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而后又从另一边坐进了车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带着穆玄英离开了这个地方。
 

TBC

【QAQ 雨哥英雄救毛毛的片段就略写惹。。写打斗无能啊好虐。。】

查看全文

#莫毛# 人生第一次(一)

南瓜豆豆(*'-'*)ノ:

(○´ ω`○)莫毛是灰常喜欢的一对西皮。

总是在看太太们写文,于是也来渣上一笔。

文笔略渣,如有不足之处请轻捏噢摸摸大。

以下正文┏ (^ω^)=☞

穆玄英第n次想要感叹一下他今天是不是不该出门,真是有点倒了大霉。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穆玄英的养父谢渊是本市颇为著名的一个企业家,而穆玄英也就是那传说中的富二代。

 平日里,穆玄英的身后总是会配备着两个保镖,是谢渊派来保护他安全的。

 可不幸的是,他难得这一天出门不让保镖跟着,结果他就出事了。

 从后而来的手,用带着沾有迷药的手帕捂住了穆玄英的口鼻。

 穆玄英想着怎么办,自己要是没有出现他会不会着急。而后就晕了过去。

 哦,你问他今天为什么不带保镖出门?

 咳,那当然是因为今天他要去和他亲爱的莫雨哥哥约会阿~

 话说这莫雨阿便是穆玄英竹马竹马的情哥哥。

 两人情投意合,情意浓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个人在一起也可谓是一桩喜事。

 可是谁想到自家的大家长不喜欢阿,谢渊一点也不看好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谢渊一直觉得是莫雨带坏了穆玄英。穆玄英今后应该继承他的企业,娶一个漂亮能干的媳妇,然后弄个孙子给他抱一抱。可谁知道他的死对头王遗风家的臭小子莫雨趁他不备,暗渡成仓,拐走了他们家玄英。

 真是一提都气的他要命。说好的漂亮媳妇!说好的孙子呢!谢渊无数次对着王遗风和莫雨的照片画叉叉。

 这天,穆玄英和莫雨约好了要见面。

 为了不让谢渊知道,穆玄英还偷偷的给保镖们放了假。

 可谁能料到就是这么的凑巧,穆玄英在走到约会地点的途中遭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绑架。

 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穆玄英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眼睛被蒙了起来,自然是看不到现在是什么时候。

 他的手脚也被绑定在了椅子上,无法动弹。

 周围静悄悄的,穆玄英喊了两嗓子也没有人应答他。

 “莫雨哥哥看着我不来,肯定很着急吧……”

 不明的处境加上心里的担心让穆玄英越来越烦躁了。

 就这样在一个陌生黑暗的环境下,穆玄英一边暗恼着自己的不小心一边希望着能快点有人来救自己。

 “啪嗒啪嗒......” 

 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有人来了。

 穆玄英瞬间紧张了起来,他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快要走到穆玄英面前时停了下来。

 房间里安静的不像话,静悄悄的,若不是那个人传来的浅浅的呼吸声,穆玄英几乎就要以为房间里没有这第二个人存在了。

 对方身上的味道他不熟悉,这个认知让穆玄英更加的紧张了。

 即使被蒙住了双眼,他也能感受到对方那赤裸裸的目光,像是在打量,又像是在研究。那感觉真是不太好。

 像是忍受不住对方的目光,被胶布封住了嘴的穆玄英开始在椅子上胡乱的挣扎,嘴里也发出“呜呜”的声音代替着他内心的不安与愤怒。

 对方仍是没有任何反应。

 就算是好脾气的穆玄英此时也是愤怒的在心里大骂对方一百三十遍,想着要是被他知道是谁,这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挣扎的动静越来越大。一个不小心,只听见“扑通”的一声,椅子倒了,穆玄英也一同摔倒在了地上。

 “呵。”

 “嘶。”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穆玄英也没顾得上身上的疼。心里想着,哦原来这是个男人。

 然后再仔细一想。不对啊。这个男人他要干什么!

 危险的处境让穆玄英全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但对方却仍是十分的自在。

 他把穆玄英和椅子一同从地上摆正了回来。然后拍拍手走了。

 穆玄英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对方把他扶起的的那一刻全身都在颤抖着,不为别的,只因为对方伏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呵,你好阿,莫雨的小情人。”


TBC

查看全文

暗涌【莫毛】8

渡海:

小巷子里灯火昏暗,穆玄英一脚深一脚浅走着,他对于这条小巷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但被莫雨牵着手走着却突然有了种熟悉的感觉。

台阶很长,深深的巷子里还能听到易拉罐掉落在地上滚下来时发出的清脆声响,穆玄英微微仰着头看着莫雨颀长的背,视线滑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昏黄的灯光意外地映照出皮肤的光泽,他心里一跳,抬起没有被握住的那只手摸了摸鼻子,另一手的拇指则轻轻地蹭了蹭莫雨的手背。

莫雨似乎察觉到了他孩子气的意图,手指动了一下,惩罚性地紧了紧。穆玄英于是小小声嘿嘿地笑了起来,往前走两步扑到他身上笑着说:“你还是怕痒嘛。”

他记得莫雨天不怕地不怕,但就是怕痒,因此从小就不喜欢和人接触,哪怕触碰到一点少年都会翻脸。穆玄英一直以为这一点随着成长会渐渐淡化,却不知道这许多年来他也依然是唯一能如此亲密碰触莫雨的人。

莫雨往前迈了一步稳住身体,索性抬起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偏过头看着穆玄英脸上灿烂的笑脸。那双眼睛里仿佛落了漫天的星火光芒闪闪发亮,莫雨低低地哼了一声,语气却颇为宠溺。他只是偏过头在穆玄英耳廓后轻轻吹了一口气,小青年立刻炸毛一样捂着耳朵跳开,灯光下可以看到他耳根迅速地就红了。

“你……你……喂……”

莫雨勾着唇畔弯出了一个微小的弧度,看着他结结巴巴的样子笑道:“你不是不怕痒吗?”

“怎、怎么一样。”

“对我来说一样。”莫雨波澜不惊地说着,一把抓住要跳远了的穆玄英,拉住他的手掌塞到自己手中握住,而后自顾自地拉着他往前走,“都是挑逗,有什么不一样。”

穆玄英抬起手半捂住脸,他觉得莫雨总归是能曲解他的意思,和小时候一样再平常的举动到了这里仿佛都别有深意,正想再说什么,莫雨的脚步却突然停在一家小店前,看上去有些陈旧的小铺子,擦得发亮的招牌却还在风中悠悠地转动着。

“两碗面,两个饼。”莫雨拉着他进去走下,面跟饼很快就上来了,莫雨随手拿起一个掰下一点递到他唇边,穆玄英张口吃下,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稻香饼。”穆玄英眨了眨眼睛看着他,又回头看了看坐在里屋看电视的年轻妇女,轻声问,“我记得以前是个老婆婆做的啊。”

“不做了,她儿媳接了手艺。”莫雨又掰下一小块饼喂他,看着他吃的时候两眼熠熠的样子,眼角眉梢也多了点暖意。

稻香饼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以前那个姓王的婆婆总是在公园西门摆摊,傻毛毛会拿上他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买一个饼,然后蹦蹦跳跳地回来分给莫雨吃。

掰饼的时候冰屑纷纷掉下来,毛毛总是急吼吼地递到他嘴边,也不让他伸手来接,执着地就是要喂他。“莫雨哥哥快吃,掉下来了掉下来了。”

他张嘴的时候总不可避免地要碰到毛毛的手指,小孩子的手指软软嫩嫩的,回头穆玄英就缩回去伸出舌头碰了碰上面粘黏的饼屑,扬起来的笑脸有些傻气,“莫雨哥哥,好吃吗?”

关于饼的味道,莫雨也从未觉得有什么值得放在记忆中念念不忘的,但对于穆玄英当时天真的笑脸和对他一面倒的好,在他心里每每想起都能熨得心口发热,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取代。

最后一小块饼也送入穆玄英口中,莫雨缩回手凑到唇边伸出舌头碰了碰,微微抬眼就看到他正怔怔地看着自己,脸颊上还带着些未褪去的红晕。

“想什么?”

“我还以为再也不会吃到稻香饼了。”穆玄英回过神来看着他,半晌才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即使这个人就在他面前坐着,穆玄英还是觉得有些微的不真实。他的桀骜不驯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眉眼也只是比昔日更为成熟了一些,青年是他记忆中的莫雨,但有很多东西,却又让他觉得有些遥远陌生。

莫雨只是静静地坐着,过了一会才握住他的手,轻轻抬起贴在自己的心口。

一直到车子停在了大厦附近,穆玄英还觉得自己掌心处仍残留着他抚摸过的莫雨心口的温度。他收紧手指扣住,感觉到驾驶座上的莫雨抬起手来抚了抚他的头发。

他下了车,绕到摇下的车窗旁弯下身体看着莫雨。

“明天记得来上班。”

“遵命。”穆玄英行了个军礼,“我回去啦。”

“毛毛。”

穆玄英已经站直了身体要走,下意识地又回过头,莫雨半个身体都探出了车窗外,手臂环住他的脖子往下沉,顺势仰头吻住他的嘴唇。

夜风温柔地拂过他的发梢,穆玄英却觉得莫雨的唇舌更为温柔地抚慰过他的唇齿,直至每一处都经过青年的爱抚,莫雨才缓缓地松开他。

低低地轻喘交汇在一起,又过了许久,穆玄英才梦呓般地说了句:“莫雨……哥哥……”

“没有问过你愿不愿意同不同意。”莫雨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他,“但是我自从再见你的那一刻起,就只有这个想法。”

“即使再过十年二十年都好,只要是面对你,我就不会有任何改变。”

说完这一句,莫雨驱车离开。穆玄英一个人怔怔地站在长街上看着他再也看不到车灯散发的光线,而后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感觉到薄薄的衣衫下砰砰鼓动的心跳。

“毛毛。”

穆玄英闻声回过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白T恤牛仔裤如同大学生的女孩子站在身后不远处,手里还拿着一罐饮料,看着他的眼神亲近中却带着些讶异,复杂得很。

“呃……小月?”

“叫姐姐。”陈月毫不留情地将手里还冰着的可乐罐贴在他脸上,叹了口气,“少年你知道不知道这副样子就像被蹂躏了几百遍嘴巴又肿脸又红,你回家还能不能好的啦?”

穆玄英被她一顿数落,握着那听可乐贴在脸颊上熨着,从罐子后露出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小月……”

“都看到了。”陈月一字一句地说,“穆玄英,刚回来第三天,被一个男人亲了。”

“喂……”穆玄英抬起手挡住她的嘴巴,却被她一掌拨开。

“害羞?害羞你刚刚动都不动一下让人换着角度亲你?”

“小月……”

“我只是个法医,只负责解剖人体不负责情感咨询,但是你最好还别让谢伯伯知道。”陈月一摆手往楼里走,却在穆玄英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几乎是忧心忡忡地看了他一眼,拜街灯明亮所赐,她以专业到近乎变态的眼力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车里的男人是谁。

红帮的少主,莫雨。

 

半山的大宅子是红帮几十年的基业,整座宅子的灯光如果都拧开几乎就能照亮半个夜空,如今也只开了前厅的几盏,光线投到院子里隐约照出最近门一盆月季花蕾欲绽放的纹路。

莫雨将车停入车房,前脚刚踏入前厅,就看到厅中的圆桌上放着一盆兰花,王遗风仍穿着他那身有些发灰的白色中山装,一手拿着剪子正在比划。

他身强体壮并未有半分老态,就连挽起的袖子下露出的肌肉也仍然是紧实的线条,指间有长年握枪的薄茧,但他却已经有很多年不再亲自动手杀人,帮会里的事也大多授意莫雨去处理,每日所作更多的却是吹笛谈曲,养花栽草。

莫雨在桌边站定,淡淡地说了句:“义父。”

“嗯。”王遗风将手里的剪子放在桌上,拿起一旁的茶杯酌了口,说:“小雨,你来看看。”

莫雨对栽种花草一窍不通,却没有出言拒绝,只是拿起他放下的那把剪子,一手撑在桌边看着那盆兰花微有沉吟。

“有些枯黄老叶要剪去,绿叶若有叶尖干枯的情况,也应该一一剪除。”王遗风放下手中的茶杯,背着手看着莫雨手中的剪刀动了起来,喀喀几下剪去老叶枯枝。“里头抓了个人回来?”

“我抄了西城一批货,猜测是那边气不过,买了人来教训教训我。”莫雨专心地托着绿叶仔细修剪着,视线不曾偏过半点。

“道义行规的事,又不是一个人说的算。”王遗风摸了摸胡子,似笑非笑地指点:“这盆花芽留两个生得正的就好,其余的都剪了,免得养分不足。我听说你找了个人,是天磊的儿子,天磊竟然还有个儿子?”

莫雨的手一顿,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他:“黑鸦还说了什么?”

“小雨,凡事关心则乱,乱,则最易被人掌握把柄。”王遗风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谢渊带大的孩子,明辨黑白是非的观念,应该是胜人一筹了。他总归是要知道天磊是在红帮死的,那么他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么?”

只听喀的一声,一朵小花芽落在莫雨手中,他略低着头,长发垂下来在他脸上铺出薄薄一层阴影,眼眸里却仍是往日一贯的淡漠冷静。

 

查看全文

我掛了:

........其實是我親身經歷[。

雖然沒有燒的感覺...但是...................很尷尬啊啊啊啊啊啊!!!!!!![。


====================

最近也越來越沒時間畫了_(:<」∠)_....好想花更多的時間去畫.....

話說回來...這次又是混合現代的梗^q^....

真的....好想畫正劇..........................[躺死

查看全文